00
 
  • 力荐
  • 推荐
  • 还行
  • 较差
  • 很差
不义之财电影完整版,亂倫偷摸兒子陰莖

不义之财电影完整版

我也要给这影片打分:
  • 很差
  • 较差
  • 还行
  • 推荐
  • 力荐
还行
温馨提示:[DVD:标准清晰版] [BD:高清无水印] [HD:高清版] [TS:抢先非清晰版] - 其中,BD和HD版本不太适合4M以下的宽带的用户和网速过慢的用户观看。
[西瓜影音]:需要安装播放器才能观看点击下载最新版本

不义之财电影完整版,亂倫偷摸兒子陰莖剧情简介

城市的一隅。一家银行外的提款机前,一中年胖男人正熟练地操作着自动提款机。在他不远处的路边停着一辆破旧的红色夏利。车内坐着两个游走在城市边缘总想靠歪门邪道捞取不义之财的无业人员熊棋和潘安。他们专注地盯着提款机前的中年男人,伺机下手。城市的另一处,在一幢高级写字楼里,一家大公司的总经理室,中年经理坐在大班桌前,在他对面,坐着衣冠楚楚的某新成立的广告公司的经理段誉。展正在口若悬河宣传自己公司的业务,希望能与该公司合作。却被对方无情拒绝。段誉精明强干讲义气幽默乐观却爱耍些小聪明,但事业上却不如意,大学毕业后几年下来做了许多生意,均不顺利,后来好不容易拿到一家海外广告公司内地总代理,开张后却是生意清冷,连员工的薪水都难以支付。无奈之下只好自己亲自出马洽谈业务,不想仍遭受挫折。 段誉垂头丧气地离开这家公司。无业人员熊棋和潘安跟踪那个在提款机取钱的胖子也来到这座大厦,本想在电梯里实施抢劫,但没有得手,却与段誉不期而遇。段誉在电梯里被两个盗贼用迷药喷倒,西装手提包都被抢走。回到公司后,段誉遭到了更大的打击。由于几个月没领到薪水了,员工们无奈终于搬走了公司所有值钱的能搬走的东西。段誉再次瘫倒下去。正当段誉无奈之际,债主赵大头打来电话,向他讨要二十万办公设备款,并限期三天否则跟他死磕。那边,抢走段誉西装和手提包的盗贼发现抢到手的只是区区三十元现金和假名牌西服,气得直骂段誉无耻。段誉愁眉不展,找到老同学郑重,希望能从他儿借到钱以缓燃眉之急。然而,郑重却也因新项目需要资金正急于筹款,他原本也正想找段誉借钱。面对同样的窘迫境地,同学俩面面相觑半天无语。突然,郑重想起了什么提醒展可以去找他的表哥。 段誉的表哥梁大建(与段誉同龄)是复员军人,性格梗直正义倔强为人处世稳重认真,复员后从厨师做起,经过几年的打拼,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一家特色餐馆,因为经营得当,他本人和餐馆都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甚至被誉为餐饮业的一匹黑马。事业取得了成功的梁大建一边悉心经营自己的餐厅,一边为将来更大的发展做准备。为了提高餐厅的知名度,同时也是想为本市的个体经营者树一个好榜样,他终于答应接受本市一家最权威的专门为餐饮行业做宣传的报社的采访,并由此结识了该报社年轻漂亮的女记者夏冰冰。夏冰冰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儿,大学毕业后好容易应聘到了这家报社当上了实习记者。 工作看似稳定,却因为主编对稿件的高标准对下属的严厉苛刻,使得夏冰冰整天精神紧张忙忙碌碌,采访写稿采访,有时为保饭碗为了获得某个难得的采访任务还不得不参与同事之间的明争暗斗。这次能采访到梁大建,对夏冰冰实习期满能否顺利留在报社是个绝好的机会,因此她对工作特别认真特别努力。在第一次采访中,夏冰冰了解到梁大建今天的成功居然缘起当年他表弟的一席酒后真言。其实,梁大建段誉兄弟俩感情不错,只是两人在事业上的反差令段誉很不爽,但他从不在梁大建面前表现出来,即便落魄却还时常以高傲的口气教育梁大建。梁大建自然也不服段誉,更是因为当初段誉看不起复员回来的他,于是在展的冷嘲热讽下反而激起他的斗志艰苦创业终有成就,便开始反唇相讥表弟,每每见面两人总是搞得不欢而散。 多年来段誉虽不顺利却从未在生意上欠过别人的债,不想这次严重受挫加之债主恶言相逼,唯一能找到的老同学也无能为力。无奈之下,段誉不得不向表哥求助。这天,他来到梁大建的饭店借钱,也碰上了正在采访的夏冰冰,一下子被夏冰冰的清纯所吸引,同时嫉妒表哥身边有这么漂亮的女记者。看到梁大建新买了一辆上档次的车,心生羡慕嘴上却不积德又习惯性地讽刺开来,终被梁大建奚落了一番。钱自然没有借成。没捞着大鱼的熊棋和潘安,在他们每次工作后洗尘压惊的一家大众澡堂里还在愤愤地贬斥当下那些没钱穿名牌的假大款。熊棋在乡下老家的未过门媳妇秀秀来电话说家里催她再等不着熊棋挣钱回去就赶紧嫁给他人。 熊棋夸下海口秋天一定回去盖房子娶媳妇。债主赵大头又打来电话,段誉不敢再接。赵大头气急败坏准备找人对展施以暴力。段誉鼓足勇气硬着头皮再次来到饭店向表哥求助。此时的梁大建由于昨晚喝多,躺在床上昏睡不醒,段誉趁机拿走梁大建的车钥匙。坐在表哥的新车里,展前前后后上上下下把车子欣赏了一遍。最后将车子开出,在城市里过起了车瘾。正当段誉开着车在城市里尽情驰骋的时候,银行门前的停车场发生了抢劫案——貌似情侣的一对男女用喷雾迷倒了刚从银行走出来的两名男女,抢走了他们手里的皮箱。无业人员熊棋和潘安早也谋划抢劫,这天正巧在银行外观察踩点,目睹了抢劫经过。惊讶之余两人相视一笑心领神会,用事先准备好的喷雾剂同样迷倒正欲驱车逃走的两名歹徒,夺过钱箱扬长而去。不曾想上路不多会儿,身后便有警车急急追来,为避人赃俱获,情急之下把钱箱子扔到了正好与之并行的段誉的车中,慌忙逃窜。被警察追赶的熊棋终于停下车后,没想到警车从身边呼啸而过继续前行,原来警车追赶的却是另一辆车。冒着巨大风险抢来的箱子拱手让给了别人,熊棋不禁狠抽了自己一大耳刮,他们通过潘安记下的车牌号,开始查找车主,想要讨回那只得而又失的箱子。 段誉开车来到公司楼前,望着楼上公司窗户还剩下的半壁窗帘,不禁顾影自怜感叹自己怀才不遇命运不堪。突然,他发现后座凭空多了一只手提箱,迷惑不解,打开一看顿时惊呆,里面装满了捆绑整齐的现金。段誉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恍惚间还以为是自己的遭遇感动了上天,于是赏赐了一个大大的馅饼给他。而此时,早已在此等候的赵大头带了两名弟兄突然出现。赵本想对展施以颜色暴力逼债,却没想会看到眼前的一幕。当下佩服起段誉的为人并夸段誉有能力守信用。懂得江湖规矩的赵大头没容段誉说话,从箱子里取走了展欠自己的二十万元,带着两名弟兄离去。留下欠条和其余现金还有惊魂未定的段誉。段誉悄悄把车子开回饭店,拎着手提箱离去,此时的梁大建依然躺在床上昏睡不醒。 当晚,电视台播报了白天发生的抢劫案,并称这是一起团伙做案,由于不明原因团伙内发生了内讧,两名犯罪份子被同伙打伤留在现场被警方抓获,赃款已经被同伙被转移,目前此案正在侦察中。原来是本市一对儿个体夫妇从银行提款后被歹徒抢劫,被抢的是一只装有五十万元现金的黑色皮箱。电视画面里被抢的两个男女各自捂着脑袋向记者哭诉着什么。此时,还在为白天的奇遇心绪不宁的段誉正木讷地坐在家中的电视机前,电视里报道的消息惊得他从沙发上蹦了起来,他张大了嘴目瞪口呆,这才意识到在自己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本还只是心慌意乱不知其所以然的段誉顿时陷入了心惊肉跳甚至恐慌矛盾之中。段誉很快给他的律师朋友打了电话,他了解到捡到他人的财物拒绝交还并且如果数额巨大,一样要承担刑事责任。律师还告诉他法律上对主动交还遗款还是有一定的宽大政策的。段誉陷入深思中。与此同时,熊棋和潘安正在澡堂里泡澡为自己压惊洗尘。熊棋举着电话和电话那边的秀秀说着悄悄话。一旁的潘安也在跟帮忙查车主的王大牙通电话。挂断电话,潘安告诉熊棋王大牙说查没问题但他也是求人要欠人情的。熊棋骂道狗屁人情,想当初要不是自己带着王大牙做起了二手车生意,让他小子发了,他现在还得在这破澡堂给老子搓澡捏脚呢。 潘安赶紧安抚熊棋,直说是是熊哥,他王大牙是太得势忘本,可我潘安不是那种人啊,想当初要不是熊哥看得起我潘安带着我,现在我不也还在这破澡堂给您老搓澡捏脚嘛。熊哥别生气,实在不行咱就再做别的项目。熊棋不理会潘安,继续跟秀秀通着电话。潘安只好闭上眼靠在池子边养神。池子里还有几个泡澡的人,池边放了一个破旧的收音机,一个老头正闭目收听新闻。熊棋和潘安从收音机里听到了关于白天抢劫案的相关报道,警觉起来竖起了耳朵。听说箱子里装有五十万元现金,两人同时从水池里跳了起来,半天相视不语,突然同时直扇自己耳光。此情此境令澡堂里的其他客人曾木结舌。电话里秀秀在喂喂喊着熊哥熊哥。熊棋嘴角狡黠地歪斜了一下,举起电话说秀儿等着天成哥秋天回去给你盖高楼。 夏冰冰约好了第二次采访梁大建。当天临出门,编辑部开会分配采访任务,一个被安排采访银行钱抢劫案的同事临时有事没能及时赶到,主编让她顺路去公安局取材料,结果错过了事先和梁大建约好的采访时间。办完事后在得知梁大建并不责怪她并且推掉了其他的事专门在餐厅等着他,便急匆匆赶往餐厅。却不想过马路时被一辆三轮车给撞伤了。在餐厅等后的梁大建和刚好到餐厅准备找梁大建借钱的段誉同时目睹了夏冰冰被车撞伤,兄弟两急忙把夏冰冰送往医院。餐厅对面的马路边,熊棋和潘安坐在夏利车里,注视着餐厅门口发生的一切。眼见梁大建驾车载展夏二人离去,熊棋说:没错就是这辆车。潘安赶紧接茬儿说王大牙还算够意思没忘本。医院里,医生为夏冰冰处理好伤建议回家休息暂时不要剧烈运动。梁大建兄弟两一起送夏冰冰回家。路上,冰冰跟梁大建解释为什么来晚,梁大建表示理解,并说自己也已从收音机里听说了关于抢劫案的事。段誉没有吱声。 夏冰冰和同事合租了一套公寓。公寓地下室是一家旅社。他们回家的时候,正好碰上一警察在走访旅社了解旅社接待的客人的情况。出车祸的时候,夏冰冰不仅人受了伤,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也被摔坏了。电脑可是夏冰冰工作必须的设备,而且那也是她为了工作新买的。伤痛没让她掉泪,看着破损的电脑想想更可能为此会失掉喜欢的工作夏冰冰却忍不住哭了。一向怜香惜玉的梁大建兄弟两不忍看见眼前这个可爱又可怜的女孩儿的眼泪,不住安慰她。梁大建更是当即表示要给她买个新电脑。夏冰冰坚决不同意。段誉赶紧接茬儿说一定找朋友帮帮她修好电脑。夏冰冰这才边答应边表示感谢。从夏冰冰家出来,段誉说夏冰冰是个好姑娘自尊心强,平白送她电脑,她是不会接受的。但咱可以照原样给她买台新的就说修好了再给她。梁大建说你小子正事不咋地哄女孩倒是挺在行。段誉贫嘴道,是啊哥我总得有比你强的地方才行啊。熊棋潘安在车里练习编好的台词,他们发誓决心要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回到餐厅,梁大建安排服务员小马专门到夏冰冰家照顾夏冰冰。段誉跟着梁大建进了办公室,又提出想跟潘借二十万。这时,熊棋给梁大建打来了电话,他告诉梁大建想取回放在潘那儿的箱子。梁大建以为是想敲诈点小钱花花的混混,对着电话骂完就挂了电话。熊棋情急之下又拨通电话说箱子里有五十万,你想独吞就跟你没完。梁大建气愤地挂断电话。而一旁的段誉突然明白了什么。段誉提醒梁大建还是要小心那些混混并表示只要梁大建需要他随时愿意帮忙。梁大建说根本不会把这些混混放在眼里。不过眼前倒需要段誉帮忙,原来梁大建这两天想去照顾夏冰冰顺便在那儿配合夏冰冰完成采访,他让段誉暂时在餐厅帮他盯着点,并承诺段誉等他别的项目的钱收回来一定帮段誉。段誉很受感动。熊棋给梁大建的电话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很是生气,与潘安继续合计如何进行下一步计划。两个人模拟不同的场景互换角色认真彩排着。 老家的秀秀又打来电话,说熊棋秋天再不回去娶她,家里就要给说另一门亲了。熊棋夺回钱箱的想法更加急切了。夏冰冰还在家调养,梁大建一边给她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一边继续配合她的采访。期间,段誉也去看望过夏冰冰。面对如此关心自己的潘展兄弟二人,夏冰冰充满了感激。她能感觉到这两人对自己的情意,只是疲于工作的她还没有太多的精力来顾及感情的事,他对兄弟二人更多的也只是感激。段誉认真地帮着表哥管理餐厅,举手投足俨然就是二老板,餐厅的工作人员对他也是毕恭毕敬,他感叹当一个成功人士居然能如此过瘾。熊棋和潘安开车在梁大建的餐厅外转悠着。潘安说哥你说姓潘的会把箱子藏哪儿呢?熊棋盯着餐厅的落地窗,自言自语道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餐厅里有几桌客人在用餐。服务员忙碌着。熊棋和潘安整整衣装大步跨进餐厅,在靠窗的桌子前坐下。 熊棋点了一瓶啤酒和一碟花生,潘安还想再点别的菜,却被熊棋喝止。熊棋授意潘安起身在餐厅转悠。潘安把餐厅每一个关着的门都推开想探究一番。推开一门是包间见有客人赶紧说对不起走错了;进了后厨又赶紧退出来;再推开一门却是洗手间,一个女服务员走出吓一跳。潘安的举动引起了服务员的注意,服务员报告给了段誉。段誉说一定是小偷,要密切注意,必要时报警。服务员说要是潘总就会主动打发他们走人,不能影响了餐厅生意。段誉一愣,表情一阵尴尬说我会亲自处理。段誉上前拦住潘安问他需要什么帮助。潘安语无伦次说没事没事随便转转,赶紧回到座位上。熊棋悄声骂他比猪还笨这么快就暴露目标。随即喊了声结账。段誉走过来。双方一愣,都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服务员跟过来结账,说九块五毛。熊棋没好气地叫潘安结账。 潘安左掏右掏也没能掏出一分钱来。段誉见状笑道想必二位是第一次光临我餐厅,这顿饭就算我请了,算是见面礼,希望常来。熊棋一脸不快,瞪了潘安一眼,摸出一张十元的钱币拍到桌上,高声道不用找了。昂首走出餐厅。潘安也跟了一句不用找了,便跟着熊棋在服务员和客人的窃笑声中离去。两天后夏冰冰康复,不仅身体恢复得很好,也圆满完成了采访任务。夏冰冰采写的梁大建的文章登上了头版,她本人也因稿件质量优秀得到了报社主编的褒奖,报社决定提前批准她通过实习期。夏冰冰高兴极了,决定请潘展二人吃饭以示感激。澡堂更衣室里,熊棋和潘安从报纸上看到了宣传梁大建的文章,两人对此很不屑,大骂梁大建虚伪贪婪,说这样的人也能当先进上报纸真是世风日下啊。潘安附和着说就是就是这样的人就应该给他点颜色。熊棋不满地瞄了一眼潘安,骂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电话铃响起。是秀秀打来的。熊棋语气一转跟秀聊起来。秀告诉他隔壁村的吴贵已经托人来提亲了。熊棋一边安慰秀一边示意潘安穿衣服。熊棋说秀,你棋哥若是秋天娶不到你誓不为人。说完放下电话穿上衣服急急往外走。潘安紧跟在后面追问:哥,哥,这是干吗去啊?餐厅里,夏冰冰举杯敬酒,对潘段兄弟的关爱表示感谢;潘段二人则为夏冰冰身体康复、工作取得好成绩举杯庆贺;段誉为表哥在事业上的成功表示敬佩,并为自己当年的无理道歉;潘鼓励表弟只要勤奋执着脚踏实地就一定能成就事业。 三人举杯同庆。也都有了一些醉意。这时,熊棋的电话又来了。他得意的说他知道梁大建无意中得了一笔巨款,希望梁大建将这笔钱归还他的主人。梁大建斥责对方是精神病,而后挂断电话。段誉一激灵。梁大建一摆手说今天高兴,别让那些混混搅了咱们的局。三人再次举杯。段誉有些歉意地看了梁大建一眼。梁大建的电话再次响起。熊棋在电话里语气缓和了些,他说愿意将钱分给梁大建一半,不然,他会报警,谁也别想得到。梁大建看了夏冰冰一眼,对电话里正言道别说没有这笔钱就是有也不可能分你,如果再打电话骚扰,我同样会报警。说罢挂断电话。熊棋气急,大骂什么饮食界的黑马,我看你心才是黑的。骂完又给梁大建拨去电话。梁大建看了一眼来电二话不说就给挂掉了。熊棋这回真急了。怒吼着姓潘的老子跟你没完!潘安也附和:对,跟你没完。透过餐厅的玻璃窗,潘段夏三人还在举杯笑谈。熊棋咬着后牙槽狠狠地说去给丫玻璃砸了。他们开车掉头慢慢经过餐厅。潘安从包里摸出一块儿转头砸向餐厅落地窗。随即开车离去。潘安回头看见砖头碰到窗玻璃后碎成几块儿落下,而餐厅的窗玻璃却没碎。潘安自语道哥这是嘛玻璃啊。 第二天,段誉来到餐厅。梁大建正和夏冰冰通电话。电话里夏冰冰歉疚的问会不会是我的那篇文章给你找来了麻烦?潘说没事,做生意嘛遇到这样的事很多了,尤其你的生意再稍微比别人的火了点,自然有人看着眼馋甚至敲诈勒索动坏心眼。这些小事要应付不了生意就别做了。昨天让小人扫了兴,改天我做东好好再聚。寒暄几句便挂了电话。看见段誉已经坐在了跟前,便问怎么样昨晚没事吧?展说放心吧安全把夏记者送回的家,刚才你们不也通了电话了嘛。接着问潘店里怎么样?潘说就是几个想敲诈的混混,不用在意。段说哥这件事我看不会这么简单,还是小心点好。见段欲言又止,潘一摆手说放心吧我心里有数。段誉还想再说什么见桌上有一个邮包问:什么好东西?梁大健瞟了段誉一眼,一笑:一早就送来了,邮递员说是我亲戚,不是你送的吧? 梁大健打开邮包,里面露出一只精制的盒子.段誉走到近前:这么精制,应该是女孩的礼物,会不是夏冰冰?梁大健眼睛一亮,拿起盒子闻了闻,笑道:还真香.段誉一笑:让我开开眼.梁大健搓了搓手,轻轻地摁住盒子的开关,只听嗵地一声闷响.梁大健段誉呆呆地僵住,他俩的脸上和身上溅满了黑乎乎的脏物.梁大健伸手摸了把脏物,放到鼻子上闻了闻,低声道:是狗屎…… 段誉也抹了把脏物,放到鼻子闻了闻,恶心得几乎吐出来。这时,潘的电话响了。熊棋阴险的说怎么样潘大老板狗屎的味道还不错吧。梁大建怒火中烧正要发作转念一想镇静下来问道这位兄弟你究竟想干什么。熊棋说没想到你不仅是饮食届的黑马也是我们道上的黑马啊,可是你也太黑了吧,那可是五十万啊。梁大建一听也来了气什么五十万,你不就是想敲诈吗,钱我是没有你看我这餐厅值五十万么,有种你就来接管了它!说完啪挂断电话。熊棋一惊,再次拨通电话,说姓潘的老子见过黑的没见过你这么黑的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次是狗屎下次可就是炸弹了。段誉眼见事态越发严重,提醒潘这些人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并提出报警。潘反对,说你甭管了,我就跟他们玩玩,看他们能把我怎么着! 段誉担忧地看着梁大健。段誉找到同学郑重,在确认郑重所说的项目可靠之后主动提出借三十万给郑,条件是一个月后除了还本再倒借给自己十万。郑重虽不明白段誉的用意但因急等用钱便答应了。段誉走进梁大建的餐厅。梁大建说怎么你不用做事么老跑我这儿干嘛?展说我这不是怕你出事吗来看看。潘说放心吧就凭他们那些龌龊的把戏就能把我吓倒?展说还是小心点好。潘接着说你来的也正好,我刚约了夏冰冰,上次让那两个混混搅了局,咱们重新再聚。他一会儿就到。夜幕下的城市灯火辉煌。一家日式餐厅的包间里,潘展夏正聊得尽兴,门开了。打扮成黑社会模样的熊棋和潘安走进来。不容潘等问话,熊棋说你不必知道我是谁,我只是受人之托,来取放在你这儿的箱子和箱子里的五十万元。夏冰冰不解地看了看潘。潘展二人正要起身,熊棋的手机响了。 熊棋对着手机悄声说:秀,哥正在工作,回头告诉咱妈秋天准保回去娶你。说罢赶紧挂断电话,正又准备开口,梁大建按住想要起身的段誉压住怒火说回去告诉托你的人有种的叫他亲自来找我,别让你们这些小喽啰冒险。潘安一听便附在熊棋耳边说:哥他看不起我们。熊棋冷笑一声说你可以不给当然如果你的脑袋比它还硬——潘安及时递过一块红砖给熊棋,熊棋又还给潘安并示意潘安动作。潘安眼珠转了转看看在场的所有人举起砖敲向自己的额头。伴随夏冰冰一声惊叫一股鲜血顺着潘安的额前流下来。潘安无力地说哥拿错了便倒在熊棋怀里。熊棋一边扶着潘安退出包间门一边说姓潘的这事没完。车上,夏冰冰问段誉潘总真的欠人钱了吗?开车的段誉突然一刹车说我哥不是那种人。看着惊讶的夏冰冰又平和地说相信我。 夏冰冰无语。编辑部办公室里,夏冰冰手机响起。电话里传来熊棋的声音,他威胁夏冰冰说如果梁大建再不识时务他们就会拿夏冰冰开刀。梁大建餐厅。段誉急步走进来。之前,夏冰冰已经分别给梁大建和段誉通了电话。展说哥还是报警吧。潘说你别管我看这事另有蹊跷,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在耍什么把戏。段誉一愣,刚想把事情的原委告诉梁大建,潘不让他再说什么只是交代段誉尽可能保护好夏冰冰,潘说别让无辜的人受牵连。澡堂里,熊棋趴在长凳上打电话,他又在安慰老家的秀让她无论如何等着他。额头上贴着纱布的潘安在给熊棋按摩。熊放下电话,潘安小心翼翼地问哥秋天真能回去取媳妇?熊不满,骂道瞧你那熊样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连个砖头都分不清真假,当初真该让你继续在这破澡堂给人搓背捏脚。段誉给郑重打电话,手机里传出对方已关机。再打,还是关机。 段誉紧锁眉头。报社外,熊棋潘安坐在车里盯着门口进出的人。夏冰冰和同事小白说笑着走出大门。夏冰冰说你可美了要嫁人了。小白说美啥啊美不定怎么着呢我人先搬他那儿东西可还放在咱俩的住处不高兴了随时回来你可不许带人回来占了我的窝哦。夏冰冰说放心吧一定看好咱两的窝。夏冰冰手机响起,话筒里传出男低音:夏记者,你往身后看。夏冰冰回头见一辆破旧的夏利车正缓慢跟随在她们身后,车里坐着熊棋和潘安。夏冰冰尖叫了一声。手机举在耳边楞住了。手机里熊棋阴阴地说你的朋友再不还钱就会给你好瞧。夏利车加速离开。段誉开着梁大建的车正好开到。展摇下车窗招呼夏冰冰上车。精神有些恍惚的夏冰冰才在同伴的提醒下回过神来。小白告诉段誉刚才有辆车跟踪她们。段誉一踩油门追出去。熊棋潘安发现后面有辆车像在追他们,定眼一看是梁大建的车。车里坐着段誉和夏冰冰。展的车很快便跟在了夏利后面,展使劲儿按喇叭。熊棋恶狠狠地骂道他妈的看你敢撞老子,老子可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熊想加速,却因前面有车挡道,只好往一旁拐去,不想却开进了路旁的一个施工现场的泥坑里。段誉驾车离去。熊棋潘安从车里爬出来,电话响起,是秀打来的。熊棋对着话筒说:秀,告诉你娘,白露之前不动土,吴老二爱咋咋地。夏冰冰家里,面对惊魂未定的夏冰冰,段誉很内疚,他告诉夏冰冰表哥很关心她的安全所以才让自己来接她回家,他让夏冰冰别担心,并坦白这一切其实因他而起,但他会处理好的,他这就去跟表哥讲明,嘱咐了夏冰冰几句便离开了。 餐厅里梁大建正在布置工作。段誉进来了。刚要开口,梁大建的电话响了。梁大建一看是夏冰冰的电话,便接听了。可电话里是熊棋的声音,他说夏冰冰在他们手里,他们向梁大建要六十万,说五十万是他们该得的。另十万是精神损失费,还提醒潘最好别报警否则他们对夏冰冰不利。段誉一惊。继而拍桌子大骂这些混蛋说他们也太黑了居然要六十万。事到如今,段誉想应该跟梁大建把情况说明了。可他刚想说什么,梁大建气愤的接他话问:六十万?你觉得要多少合适?一个大男人连个女人都保护不了,当初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不容段誉解释,梁大建就往外走。段誉叫表哥——梁大建一挥手说了句筹钱去。段誉打车急匆匆赶到郑重公司,却见公司已被检察院贴了封条。旁边有人告诉他公司涉嫌诈骗被查封了。段誉只觉天旋地转。 夏冰冰家里。夏冰冰被捆在窗边的椅子上,椅子又被捆在了暖气管上,嘴上塞着毛巾。夏冰冰试图挣脱捆绑,试了几次都没成功。澡堂里,熊棋闭目不语。潘安几次想跟他说话都没敢张口。半晌,潘安终于忍不住还是拍上了马屁,他说哥真是高明,量他梁大建多聪明也想不到夏冰冰就在自己家里。熊棋睁开眼,看看潘安又闭上了。潘安又问哥你说姓潘的真能给咱们六十万么?熊棋又睁开眼,看看潘安又闭上了。潘安又自语道姓潘的那小子还真有艳福,瞧那小记者那模样唉呀呀。熊棋睁开眼瞪住潘安:记住了,咱是有素质的人,劫财不劫色。餐厅会计把这几天的营业款和所有的周转资金一共四十三万交给梁大建。 梁大建又拨通了二手车市场电话。段誉来找梁大建,在门口就听见潘正在咨询想把自己那辆新车作价卖掉。段誉说哥要不咱还是报警吧?潘说夏冰冰在他们手里,我不希望因为我而让她受到任何伤害。展内疚地说哥对不起都怪我,还想再解释什么,潘一摆手说别给我添堵了。段誉无语。沉默一阵,展说要不就跟他们讲只有这么多看他们怎样。潘说跟那样的人能说理吗?展坚持要给对方打电话。并从潘手机上要来了对方的号码,可是对方却关机。潘示意展先回去,有情况会跟他联系。展回到家中,坐立不安。终于他拨打了二手房公司的电话。段誉家里。二手房公司的李经理告诉展他这套房子至少能卖85万。展说60万就行要现钱。 双方谈妥第二天先打钱给展。澡堂。潘安想开机。熊棋制止他。他说现在着急的是对方。潘一夜没等到绑架者的电话。夏冰冰家里。筋疲力尽的夏冰冰在椅子上睡着了。熊棋潘安打开房门看了看关门离去。熊棋终于给梁大建来了电话。潘说现金只有45万还有15万要等车卖了。只有这么多。熊说你小子还算重情义,我也不是无情无意的人。于是约潘带上现金一小时后到城东的小澡堂。具体怎么做听他电话。并警告不许耍花招否则就见不到夏冰冰了。挂上电话,熊舒了口气。这时他的电话又响了,是段誉打来的。他告诉熊棋那只箱子是他拿的,这事儿与梁大建和夏冰冰无关,让他们别再骚扰梁大建并放了夏冰冰。他说一人做事一人当。并答应把钱还给熊棋。熊棋一阵惊喜,认为这是一个一箭双雕的好机会,就约段誉一小时后也把钱送到城东的小澡堂。段誉坐在出租车里。抱着钱箱。他拨通了梁大建的手机告诉潘自己已经筹到六十万正在给对方送钱的路上让潘不要再参与此事并表示一定把夏冰冰安全带回来。说完便挂断了电话。此时的梁大建也正在路上。 一听段誉的话楞住了,他自语道那帮孙子也太黑了居然想通吃。他再给展打回电话展的电话不是占线就是再不接了。潘沉思片刻拨打了110。夏冰冰家里。同事小白用钥匙打开了房门。一边帮夏冰冰解开绳索,一边激动地说难怪跟你联系不上,我想回来取东西的,幸亏我搬走时留了这把钥匙。小白让夏冰冰报警。夏冰冰拨通了梁大建的电话。澡堂外。一辆车里。熊棋在接展的电话。展说已经到了。熊说好来得够早并说我看见你了你进去后领9号10号柜的钥匙,把箱子放进更衣室9号柜,锁好门,然后把衣服脱光放进旁边的10号柜里,人带着手机和钥匙下到池子里,但只许接听他一个人的电话。他警告展别耍花样。他们确认钱够数就放人。段誉在更衣柜前沉思片刻。但他没有照熊说的做。他锁上了空空的9号柜,就在他准备把箱子放进10号柜的时候,一个小个子因个头不够想把脱下的衣服放进最上面的柜子里却很困难。段誉灵机一动,帮小个子把衣服放进了10号柜,并递给他钥匙。小个子感激地看了看展。而展把箱子和自己的衣服还有9号柜的钥匙都放进了上面的柜子。锁好后带着这把钥匙下到了池子里。化装成搓澡工的潘安正在给一个客人搓澡,眼睛却滴溜溜转向大池子这边。熊棋见时间快到了而梁大建还没出现,便给潘打去电话,潘说路上堵车尽快赶到,他说让熊一定保证夏冰冰的安全。熊说只给你宽限五分钟,否则后果自负。潘安的电话响了。熊棋说人已经到了一个,你就先盯住了那小子。等姓潘的来了,让他俩就呆在池子里。我去验货。 事成之后老地方汇合。熊棋来到更衣室,用事先准备好的钥匙先打开10号柜悄悄取走了里面的衣服。熊棋再来到更衣室,打开了9号柜。却见里面空空的。 熊棋气急败坏,他本想冲进澡堂,想想又退了回来,他给段誉打去电话:你小子耍花招,箱子不在柜子里,看来你是不懂规矩了,这夏记者的人… 段誉说是你不懂规矩吧,地球人都知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我看不到夏记者的人总应该听得到她的声音吧。我怎么敢肯定把钱给了你你一定放人?熊棋一愣答应这就让展听她的声音。梁大建的电话响了,熊棋说潘大老板你不守约,老子可没那么好的性子。梁大建赶紧说这位兄弟真的是路上堵车我很快就到了夏姑娘她还好吧。熊没好气地说你再来晚点她就好不了了。挂上电话又拨通了另一个电话说:到更衣室来。坐在梁大建身旁的夏冰冰生气地骂了句无赖。熊棋和潘安在更衣室把所有没上锁的柜子都打开看了一遍。熊棋骂道呸,没见过这么没信用的人,又自语道明明看见他提了箱子进来的呀。妈的,这两个小子都在耍花样。他对潘安说机灵点,如果能先拿到那个箱子咱就不等姓潘的了。有客人进更衣室取东西。看见只穿了条内裤的潘安正被穿着整齐的熊棋双手托举着在更衣柜顶上寻找什么。客人咳嗽了一嗓。熊棋一惊,没托稳潘安,潘安晃了晃。两个人以奇怪的姿势摔倒在地。潘安说妈呀咱怎么这么倒霉。 熊棋气急说要是这俩小子报了警就更倒大霉了。潘安说哥我看他们不会报警那漂亮小妞还在咱们手里呢。熊棋爬起来,拨通了段誉的电话:你不是要听那女人的声音吗?熊棋把话筒捂住对潘安使了个眼神,潘安捏着鼻子拿腔拿调地喊了两句:快救我快救我。段誉还没听清电话里的声音,就听见熊棋说:听见了吧。你的女人让你救她呢。你小子要再不交出箱子我可来真的了。说完他拧了潘安一把,潘安本能的哎哟一声。熊棋又拧了一把,潘安这才学着女人的强调啊了一嗓。段誉担心夏冰冰被欺负,说你们敢碰夏姑娘一根指头别说钱一分拿不到人也得玩儿完。熊棋正要问段誉箱子的下落,先前那个小个子裹着毛巾进了更衣室。他打开10号柜,发现里面的衣服没了,大喊:有贼啊!这一声喊吓得熊棋和潘安惊慌失措,熊棋关掉手机正想夺路而逃。就听小个子又喊哪个王八蛋偷走了我的衣服! 熊棋眼睛咕噜一转,立马走到小个子身边,伸手捂住他的嘴,小个子吓了一跳,想要挣脱。熊棋示意他别出声,然后低声说:10号柜里的东西是你的?小个子瞪大了眼珠点点头。熊棋说是不是有人跟你换了柜子?小个子还是瞪大了眼珠点点头。熊棋自语道这就是了,难怪…紧接着他告诉小个子他是警察,警方接报最近有窃贼在浴室盗窃,他在这儿蹲守多时了,已经发现了目标,而且小个子的衣服就是被贼转移了的,但警方还需要掌握犯罪分子更多的犯罪证据再行抓捕,而且窃贼不止一个,所以等一会儿警局的同志们要赶来支援。他说小个子刚才那么一喊很可能已经打草惊蛇了,他怕窃贼逃跑。所以,眼下他希望小个子能配合警方的工作,这样既能找回自己的东西还能当回好市民。小个子显然已经被熊棋忽悠晕了,想当英雄的欲望使他热血沸腾,他一脸正义,大义凛然拍拍自己的胸脯。熊棋指着一脸丧气的潘安对小个子说他和你一样也是受害者。小个子同情的看了看潘安,上前使劲儿握住潘安的手。熊棋把潘安和小个子拉拢来,如此这般交代了一番。段誉左手拿着电话,右手捏着钥匙,还在池子里焦急地等着绑匪的电话。小个子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段誉着实被吓了一跳。一看是小个子,冲他点点头。小个子瞅准时机一把抢过展手里的钥匙顺势扔向了等在不远处的潘安。段誉一惊:干什么?转身跳上池边就要去夺钥匙。那边潘安却因站的位置距离不够,没能接到小个子扔过来的钥匙。钥匙掉在了地上。段誉潘安还有小个子同时冲上前。潘安抢先一步捡到钥匙起身便跑。段誉紧跟在后面。小个子也在展身后紧追。潘安拿着钥匙跑在最前面一时得意竟绕着泡澡池跑起来。三个人一边护着裹体的毛巾一边就这样围着圈追逐着。段誉很快追上潘安猛地扑上去。小个子同时也扑了上来。催展小个子三人乱作一团。段誉喊道还我钥匙。小个子喊道还我衣服。潘安也跟着喊还我衣服。就在段誉扑上来的一瞬间,潘安已经把钥匙抛了出去。那边,一直在暗处观望的熊棋从容上前接住了钥匙。一脸得意的熊棋把一堆衣物扔进角落的一个大垃圾桶。垃圾桶里有一堆小个子的衣物。熊棋拧起皮箱向外走去。潘安挣脱开段誉跑向更衣室。小个子紧紧抱住段誉不放。潘安从更衣室退回澡堂。小个子欣喜地望过去,更紧地抱住段誉,喊:警察大哥,你们的同志支援来了。 更衣室,段誉面对梁大建,非常歉疚地叫了一声表哥。梁大建拍拍他的肩说:要不是劫匪太贪婪,我原本不会报案。后来才知道你也已经向警方报了案。表哥不怪你。夏记者很安全,现在就在我车里。段誉长长叹了口气。电话响了,是郑重打来的,他告诉段誉检察院已经撤回了对他的诈骗指控,他的公司正常运转,很快就能连本带利把钱还给段誉。段誉长长松了口气展开欣慰的笑容。不远处,小个子来不及穿上衣服真像个英雄似的正举着电话兴高采烈说着什么。报话机里传来:一名嫌犯落网。另一名嫌犯携款在逃,第二小组实施抓捕… 熊棋匆匆来到停在隐蔽处的汽车旁,打开车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熊棋看了下手机号,脸上露出笑意,举起手机刚要接听,突然一阵冷冷的男中音:别动,我是警察!把手举起来!…… 熊棋一愣,继而一笑,回头,僵住。先前在电梯里的那个胖子着一身警服站在身后。不远处有警灯在闪烁。熊棋举着手机呆呆说道:秀儿,秋天不能盖房了…… 

不义之财电影完整版,亂倫偷摸兒子陰莖剧照

>不义之财电影完整版,亂倫偷摸兒子陰莖剧照1

不义之财电影完整版、不义之财电影完整版、不义之财电影完整版影音播放_亂倫偷摸兒子陰莖_思春少妇亚洲网友评论

    
    Back to Top